春风桃梨一杯酒.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朝俞]睡美人

1.
谢俞的心情不太美妙,手指攥了松、松了攥,看起来十分想打爆某些人的狗头。

半个月后又是一个寒假,学生们基本没什么心思学习,学校干脆搞了个新年晚会。继上次校庆一役,宇宙无敌帅男团大出风头,但是大家对自己的实力到底是心中有点儿逼数,觉得筛选节目的时候很容易被其他班级刷下去。于是一合计,就开拓了新的发展领域。

——话剧。

剧本选的还是十分老套的童话故事《睡美人》。

许晴晴之前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贺朝当然是王子的不二之择,于是在其他同学一致的呼声中,三班的另一个门面担当,谢俞,成为了靓丽小公主的扮演者的首推之选。

万达来问的时候,谢俞正趴在桌子上补觉。他昏昏欲睡地听他嘚啵嘚啵了半天,也没听出个重点,只将脑袋抬了抬,眯着眼睛准备回给他一个“关我屁事,滚”。话未出口,他就被贺朝眼疾手快地按了回去。

谢俞终于被这一下子给按清醒了,他刚撑着胳膊坐了起来,就看到这个傻逼笑眯眯地一口应下了什么,还夸下海口说一定让全校师生为三班疯狂。

谢俞随口问了一句:“答应什么了?”

万达:“话剧你出演睡美人……”

谢俞:……我他妈先让你们疯狂。

万达与贺朝达成共识,高高兴兴地转身走了。还没走几步,就听到了身后熟悉的踢凳子声,再扭头一看——他俩又打起来了。

万达:……还好我走得快。

谢俞一脚踢翻了贺朝的凳子,然后面无表情地骑在了他的身上,左手狠狠地拽着他的衬衫领子,右手攥着拳头在他的脸前晃悠——贺朝的手还扶在谢俞的腰上。这个动作其实有些暧昧,然而其他同学早已对他们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的事儿习以为常,只回头扫了一眼,就接着该干嘛干嘛去了。

没人救驾,贺朝离当场死亡只差了那么一点儿,就那么一点儿。好在他灵机一动,深情地回握住了谢俞的右手,低声道。

“我想和男朋友一起在高中生活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谢俞简直被他气笑了,呵呵道:“行啊,我现在就让你的脸浓墨重彩。”

贺朝:……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谢俞答应出演睡美人的消息在三班传得飞快,万达许晴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租用了一整套演出服装,尺码完全是按照各个演员的身形订的——也就是说,现在角色换不了了。

于是那件优雅而华丽的、带有蝴蝶结和蕾丝边的、朝哥亲自挑选出来的蓝色的公主蓬蓬裙,被恭恭敬敬地送到了谢俞的桌子上。

一分钟后,贺朝的凳子再次被踢翻在地。

2.
谢俞饰演了一个冷酷公主。

话剧不长,只截取了原文最为精彩的三幕来演:生日宴会上女巫出现诅咒公主,公主十五岁时诅咒灵验陷入昏睡和百年之后王子和公主一见钟情。

谢俞的台词也一共就四句。

“老妈妈,您好!您这是在干什么呀?”
“这小东西转起来真有意思!”
“啊!”
“是你吗,我的王子?”

区区四句台词,被谢俞棒读得僵硬无比,甚至令坏巫婆许晴晴打了个寒颤。

衣服没到的时候他们排练过几次,谢俞毫无演技可言,全程靠着颜值撑起场面。他面无表情地念着台词,再面无表情地倒在地上,违和感简直爆棚,偏生其他人还不敢笑出声来,只能疯狂捏着自己的大腿。

还好朝哥就给了他们一个放飞自我的机会。

谢俞不止一次地断言过,贺朝迟早死于戏多。

其他还好,男孩子意气风发,动作也流畅得很,教人赏心悦目,就是——他给自己加的戏太多了。单说唤醒公主的桥段,他先是抓着谢俞的手疯狂赞颂了一通他的美貌,然后含情脉脉地道。

“我聪慧善良美丽妩媚的公主,请你醒来吧!”

谢俞心里骂了他一万句傻逼。

……

演出服装到的时候,离校庆只有两天了。住校的每个人都拎着衣服回了宿舍,约好了晚上穿过来再排练最后一次。

谢俞很不耐烦地脱下了衬衫,抖开了那件裙子,试着从头套了进去。衣服挺合身,宽宽松松的,怕是还留了放假胸的余地。谢俞又把假发从袋子中取了出来,有些生疏地往头上扣,扣到一半,贺朝推门进来了。

贺朝换好衣服就来找谢俞了,小朋友也没锁门,所以他轻车熟路地推门进来了。结果一进来,就看到谢俞套着裙子背对着他,正使劲儿地往头上戴着假发,裙子后面的拉链也没拉,露出一大片后背。

贺朝:……不硬不是男人。

……

那天晚自习他们理所当然地翘了,公主王子没来,其他人也只好乖乖学习。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贺朝搂着还没睡醒的谢俞想了一个问题。

这样的小朋友,怎么能给别人看呢。

3.
《睡美人》被排在了第三个出场,正是在七班的舞蹈后面。

其他人一直没见过贺朝和谢俞穿过他们的那件衣服,好奇得很,根本无心观赏舞蹈,一个个儿伸着脖子等着他们从卫生间换衣服出来。

卫生间里,谢俞抱着胳膊,挑眉看着正把公主裙往他自己身上套的贺朝。

贺朝回手把衬衫和裤子递给他:“别看了,换衣服。”

谢俞接了过来,举着衬衫往自己身上比划了几下:“我王子?”

贺朝转过身去,示意谢俞帮他拉上背后的拉链:“嗯,小朋友就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穿裙子了。”

谢俞随手帮他将拉链拉上,贺朝比他高些,裙子穿着只是勉勉强强的正好,假胸的余地也没有了。他的手顿了顿,然后轻轻杵了贺朝一下。

“怎么了?”贺朝不知所故,回头看他。

“傻逼。”

他们出来的时候的确让别人震惊了,谢俞穿着有些宽松的衬衫和马甲,手里拎着一把假剑往前走,贺朝提着裙子慢腾腾地跟在他的后面。

“不是,这个剧本是不是拿错了?”

“……这样好像也挺合适的居然?”

“你们还知不知道台词?”

听到最后一句,谢俞终于没忍住嘲讽了回去。

“一共三四句话,排练了一两周,我们是傻逼?”

其他人:……好有道理哦。

总而言之,他们收拾完毕,上台了。老唐这次拿了相机和三脚架,终于可以安安心心地坐下来看他们的演出了,其他同学纷纷掏出手机,誓死要记录下朝哥此时的形象。

除了贺朝和谢俞之外,许晴晴饰演坏女巫,徐静饰演好女巫,罗文强饰演纺纱的老奶奶,丁亮华饰演恶龙,刘存浩和万达饰演国王皇后,还有其他一群做背景板的同学。

第一幕。

许晴晴全身罩在黑色法袍里面,恶狠狠地冲进了舞台——也就是小公主的生日宴会中,而后挥舞法杖,高声对着摇篮里的枕头下了诅咒。

“公主在十五岁时会被一个纺锤弄伤,最后死去!”

在众人大惊失色、万达和刘存浩拥抱着哭泣的时候,藏在幕布后面的徐静翩然走出,在枕头面前挥舞了一圈她的小法棒,宣布道:

“这个凶险的咒语的确会应验,但公主能够化险为夷。她只是昏睡过去,而且一睡就是一百年。”

第二幕。

全校师生震惊地看着贺朝戴着假发,提着裙子娇滴滴地一路小跑上台,上来就是转了几个圈。

台下的谢俞一看就知道,这傻逼又要给自己加戏了。

“天儿是多么的蓝,草儿是多么的绿,我是多么的美丽!现在我要进入这个禁忌的古堡看看了——哦!慈祥的老妈妈,您好!请问您这是在干什么呀?”

“纺纱。”罗文强被贺朝惊住了,僵硬地冲着他点了点头,差点被纺锤扎了手。

“这可爱的小东西转起来真是有意思!”

贺朝故作犹疑地绕着罗文强转了几个圈,然后伸出手来,飞快地碰了一下那个纺锤,然后高呼一声,嘭咚倒地。

“啊,我的诅咒!灵验了!”

谢俞:……这傻逼东西加起戏来也真是有意思。

第三幕。

谢俞拎着假剑,漠然地从舞台一边儿上来,再慢慢悠悠地走向舞台另一边儿躺在桌子上的贺朝。

丁亮华套着恐龙布偶装,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从幕后冲了出来,张开双臂,拦在了谢俞前面。

谢俞把剑抽了出来,往地上一戳:“滚。”

冷冷淡淡的声音通过扩音设备,传遍了整个礼堂。众目睽睽之下,丁亮华很没有骨气的立正转身,原路滚了回去。

于是谢俞一路无阻地走到了贺朝前面,前排的人纷纷举起了手机,准备拍下东西楼大佬们这经典传奇的一幕。

桌子上躺平装死的贺朝嘟起了嘴,像是在等待一个小朋友的亲亲。

谢俞:……停手吧,别骚了。

他顿了顿,站在一边儿看了贺朝半天,最后终于俯下身子,拨开贺朝额前歪歪扭扭的金发,轻轻地亲了一口。

贺朝满足了,诈尸一般飞快地坐起身来,猛地拽住了谢俞的衣角,温柔道:“是你吗,是你来救我了吗,我命中注定的英俊潇洒勇敢智慧的王子?”

谢俞:“嗯。”

4.
谢幕的时候,台下掌声雷动。

贺朝小声的和谢俞说道:我觉得我可能演的还不错……我真的很不错。

谢俞:呵呵。

继此次校庆之后,学校贴吧又盖了一座高楼。

不顶不是二中人!十亿中国人看了之后都哭了!世界上最真挚的爱情故事——《冷情王子爱爱我之娇媚小公主》!

评论(54)

热度(1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