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桃梨一杯酒.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水风]譬如朝露

等不到鬓雪相拥,重饮渭水畔那一盏虔诚。①



有将将盛开的梨花沉甸甸地压在枝头,与海棠肩并肩手挽手地连成了一片惹眼的云霞,此时恰有小雨,这片云霞被雨滴坠得左右乱晃,倒显得愈发娇嫩了。林间很静,时而可闻空中传来的几声稍显聒噪的鸦啼,又很快地随着一阵扑腾翅膀的声音消失了。②

淅淅沥沥的细雨中渐渐显出两个朦胧轮廓,为首的少年郎臂挽拂尘,手执檀扇,面容明俊,端的是风流潇洒,一看便知这是个备受宠爱的小公子哥儿。后者与这少年的眉目有七分相似,却更添了几分上位者的倨傲和骄矜,教人不敢直视。最妙的是,他二人周身均有灵光流转,似罩子一般将他们牢牢护着,一路行来竟是滴雨未沾。

——正是风师青玄和水师无渡。

师青玄是借着清明的由头,撒泼打滚地强拉着师无渡回乡祭祖的。但是显然,师无渡并不屑于做些什么祭祖的事儿,师青玄被师无渡带离家乡时,也只是个初晓世事的小儿,如今更是连那“祖”长眠何处都不清楚。

只不过是寻了个和师无渡一起出来游玩的机会罢了。

他对故乡的印象不甚清晰,只记得自己幼时曾爬过一棵好高好高的大树,险些摔到地上,幸好给师无渡接住了;还有每逢上元节,师无渡都会抱着他出去逛庙会,再给他买好多好多的点心,让他吃了个够。

他循着那点儿被光阴啃剩下的少得可怜的回忆,信步向镇子中心行去。

自他长大,师无渡就像是负起了什么担子一样,不常再同他说笑了。是以,这一路也是无趣得很,师青玄一边儿晃悠着拂尘,一边儿随口哼哼起了不久之前和地师仪下凡喝酒时,无意听着的小曲儿。

“听薛良一语来相告,满腹骄矜顿雪消。人情冷暖凭天造,谁能移动他半分毫。我正富足她正少,她为饥寒我为娇。分我一枝珊瑚宝,安她半世凤凰巢……”③

师无渡微摇折扇,缓步跟在他身后,十分想用扇子敲一下他的脑袋以作教训——堂堂风师唱这种曲儿,成何体统?且这词儿是极其令他不适,无端地想起了另一个名中带玄、早已给青玄换了命了的凡人。

他抿了抿唇,垂眼看着师青玄面上明朗的笑意,沉默半晌,最终只是将掌心覆在了他的发顶上,而后轻轻地揉了揉。

也罢,好容易同他出来一次,便随他罢。

师青玄咿咿呀呀了几句,猝不及防地被揉了头,这才想起了身后的是师无渡,不是明仪——他迅速地消了音,用余光瞥了瞥自己的哥哥,确认他没有要训斥自己的意思,才松了一口气。

他安安静静地走了一段儿,没再多说什么,只将手中的拂尘甩得愈发快了。

“到了。”

师无渡阖扇入袖,一瞬不转地看着师青玄的背影,而后淡声提醒。百年已逝,旧地重游,物是人非,他也并不是毫无感触。可又能如何呢?他们终究与这些凡人不同。

师青玄脚步一顿,矫首望去,只见“师府”二字被蛛网尘土蒙得斑驳模糊。他摇着拂尘的手停了停,而后小心翼翼地伸出另一只手,缓缓推开了那扇尘封已久的、被连绵细雨熏得发软的大门。

老门吱呀作响地挣扎了几下,最终轰然倒地。

师青玄:……

师无渡:……

师无渡被这一出闹得哭笑不得,召了土地,将那破门吩咐给他再做修理,而后抬手拍了拍师青玄的肩膀。

“走了。”

师青玄挪了挪步子,又不可置信地回望了一眼那扇正在被土地修修补补的格外脆弱的门,才更为小心翼翼地跟在师无渡身后进了院子。

他幼时爬过的、一眼望不尽的参天大树早已拦腰折断,横陈在地,入目唯有青苔遍阶,杂草满径。缠缠绵绵的小雨原是令他极为舒适的,如今倒衬得此处凄清孤寂了。师青玄下意识地往前迈了一步,靴底儿又多了几分泥泞湿意。

他有些不知所措,怔然瞧着此情此景,指尖下意识地捏住了师无渡的袖角。师无渡自然知晓他此时如何,低声道。

“青玄,我们还是没能回去。”

师青玄指腹蹭了蹭手下的熟悉衣料,伫立良久,最后想道。

至少,哥还在。

哥还在就够了啊。

思及此处,他心下那点儿悲绪却是消了不少。于是他将拂尘插回了衣领,而后自腰间抽出风师扇,抖腕一展,横扫一扇,笑道。

“来都来了,好歹照应一二——风来!”

狂风应声呼啸席至,霎时将连绵细雨和满园春色一起卷了个一干二净。师青玄在风中一立,衣袂翻飞,颇具几分仙风道骨。

“哥,咱们再走走吧。”

师无渡没料到他想得这么开,只道是弟弟长大了。于是微微颔首,慢悠悠地又随在了他后面。

天色不早,雨后的小路有些坑坑洼洼的,潮气混着被洗刷干净的草木清香一起钻进鼻子,还蛮好闻的——至少仙京从来没有过这些味道。

师青玄也没什么地方好去,只是很喜欢这种走在路上的感觉。倏地,他瞥见江中一抹亮色,再极目眺去,诧然发现江中有数百盏花灯沉沉浮浮,如同夜幕星河一般绚烂。

这样的景致,没有谁不会喜欢。

师青玄眼睛一亮,又回手扯了师无渡的袖子,嚷道。

“哥,是河灯!咱们放河灯吧!”

师无渡这才记起此间清明有个放灯旧俗,以寄生死相思,以念别离愁绪,以向亡魂祈愿,以保后世安稳。从前对此尚且心存几分敬畏,可如今却是觉着有些好笑了。

纵使亡魂做了天上星辰,又如何护佑得了神官?

不过,本就是托了念想之事,无可厚非,只要青玄高兴就行。于是他不动声色地道。

“好,今日便听你的。”

师青玄没想那么多,听他答应了,兴高采烈地一路奔至江畔,又自袖中摸了一锭金子扔给那小贩,道。

“给本风……本公子拿几盏灯!”

小贩何时见过这等架势?他只道是今儿走运,碰上了哪家不谙世事的小公子。于是诚惶诚恐地收了金子,恭恭敬敬地奉上了几盏精致的花灯,又道。

“公子要坐船吗?小的这儿有船……”而后他想起自己那不太结实的破船,又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行啊,谢谢啦!”师青玄拽着师无渡,不甚在意地踏上了那小贩所指的小舟,“一会儿还你!”

他二人悠哉悠哉的坐在船上歇着,师青玄将那盏花灯摆弄来摆弄去,而后俯身将它放入水中,问道。

“哥,明年咱们还回来吧?”

师无渡随手将花灯放进江中,应道。

“随你。”

师青玄登时眉开眼笑,也不惧他说教了,一挪一蹭地到他身旁坐。方才放走的小灯歪歪扭扭地飘着,直教师青玄忧心它沉下去,于是他指尖一动,召了清风来护它安稳。

——愿我兄弟二人,岁岁无离缺。

——愿我兄弟二人,平安喜乐,岁岁平安。

那灯载着他们二人的祈愿,渐渐地浮走,消失在了远方。




①:一直觉得不老梦十分适合做水风的bgm,推荐一下,顺便可以再看看网易云的评论。
②:引自白居易《寒食野望吟》
      乌啼鹊噪昏乔木,清明寒食谁家哭。
      风吹旷野纸钱飞,古墓垒垒春草绿。
      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死生别离处。
      冥冥重泉哭不闻,萧萧暮雨人归去。
③:出自《锁麟囊》,此处暗指师青玄和贺玄换命一事。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