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桃四季春.

向苹果橘子香蕉学习,做更好的桃子。

[顾燕]春眠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顾晏这几个月跟着燕绥之研究项目,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泡在光脑前面,有的时候忙碌起来,甚至要通宵达旦地整理资料,压根儿顾不上休息。作息紊乱的结果就是他整个人都清减了一小圈,显得更为冷厉和不近人情了些。

即便如此,他也依然每天准时准点地过来院长办公室报道,再端端正正地坐在正对着窗户的桌子前面,翻阅着有关此次项目的文献。

外面卷着微风,刚好从开了一半的窗中吹拂进来,在燕大院长的魔爪下尚且苟延残喘的青藤在墙边爬出了一小片阴影,晃晃悠悠地打在了他的脸上。春日的阳光不怎么温暖,只是懒散地照着,让人提不起精神——因此他不得不时而抬指捏捏眉心,以保持清醒。

偶尔听得到窗外有鸟扑棱着翅膀飞过,再留下几声啁啾鸟鸣,算不上吵闹。在这个依旧静谧甚至称得上是温柔的午后,顾晏抗拒睡意失败,不知不觉地杵着下巴,打起了盹。

少年人总有一些光怪陆离又毫无厘头的梦,不知什么时侯忽然窜了出来,惊起一片波澜。

梦中的场景也是这里,只是季节不大一样,是个有些闷热的午后。窗外无风,长长了不少的青藤恹恹地探了进来,委委屈屈地蜷在窗沿上,只有几片叶子尚还坚强地舒展着。

他梦见自己将一个人压在办公桌上肆意亲吻。

那个人眉目熟悉得很,正是他那个缺德的老师燕绥之。

顾晏蹙了蹙眉,有些不知所措地想从这个称得上是诡异的梦中挣脱出去,却无意中正对上燕绥之笑得有些弯的眼睛,仿佛在调侃他说“办公室是让你干这些不尊师重道的勾当的地方吗?”。

他的心中莫名一软,仿佛哪里陷下去一块。

再之后的事情他就记不得了。纷杂的记忆都滚成了乱七八糟的一团,在他眼前飞快地略了过去,捕捉不到,也看不清。

光脑忽然“叮”了一声,顾晏条件反射地睁开了眼睛,说不清是遗憾还是庆幸,总之他终于得以从梦中脱身。他飞快地垂了垂眼以掩饰自己的茫然,而后动了动指尖,点击了接收文件。

光脑接收了文件,而后缓缓地将它打印了出来——是一幅速写,正是办公室另一头的燕大院长的大作,上头还有一行龙飞凤舞的题字。

——顾同学,昨晚做贼去了么?

顾晏:……

他默然地一撩眼皮,侧目看向正优雅地靠在办公椅的椅背上、正好整以暇地等着自己反应的燕绥之,刚好对上了他那有些调侃的一点儿笑意——恍然与梦中他的模样重合几分。有光斜斜映在他的身上,显得这捉弄学生的家伙格外人模狗样。

顾晏头疼地揉了揉额角,再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冰水,才将心中那点儿奇怪的想法压了回去。

……真是太荒唐了。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