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桃梨一杯酒.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武华]踏春枝.1.

一个即将迅速完结的短篇沙雕文。
燕承意x江随。



寅时末。

夜间残余的水汽郁结成丝丝缕缕的雾,严严实实地将整个儿江南兜头罩住,星幕尚未完全褪去,与日头泛出的浅辉之间形成一道泾渭分明的界线,又被朦朦胧胧的雾气模糊在了一处。

江随伏在树荫中一动不动,屏息凝神地盯着还未打开的城门,蹲守着那位近日在江南到处传播“圣药”的万圣阁七鬼之一,阿蛮。

附近的村落有炊烟袅袅升起,随着鸡鸣狗吠一起钻进他的眼中耳中,又给他平添了两分倦意。他动了动坐得发麻的脚踝,又引得树枝随着他晃了晃,于是他急忙止了动作,再不敢随意乱动了,只小心翼翼地伸手去捏了又捏。

城门开了。

江随精神一振,捞起腰间的酒葫芦灌了几口,提了提神,又目不转睛地望去。

晨光熹微中,有戴着头巾的做工的女人、有挂着篮子的卖菜的老妪、有赶着马车的行商的汉子出出入入,唯独没有他要等的那个人。

只为“阿蛮不日将易容成武当弟子,混于商队中潜出严州城”这一消息,江随就在这棵树上蹲了三天没敢合眼。纵他有再好的耐性,也被磨得七零八落了。如今他只盼着阿蛮赶紧出来,他好交差走人。

他今日确是没有白等的。不过片刻,果真有一位武当道长骑着骏马出了城门,后头还浩浩荡荡的跟了一个车队,正往这头行来。

果然混在行商的车队里。

江随嗤了一声,仍旧斜着身子靠在树上,只抬肘一撞树干,低声呼道。

“来了!”

十几个天道盟的官兵悄无声息地从草丛中探出头来。

须臾,江随慢慢悠悠地立起身来,且待那人又行进了几步,纵身一跃,反手提剑出鞘,一个五岳为倾扫了出去。剑尖稳稳地停在那阿蛮颈前一寸处,同时喝道。

“站住!”


燕承意是受了友人之托,将车中的东西护送到薛家庄的。他不大在意那人许诺的不菲的报酬,只是为了还个之前欠下的人情。不过这个酬金也意味着这一路必定是凶险万分,是以他一直在注意着周围,果然来了。

好俊的身手!

这华山弟子似是有备而来,直直戳到了他前面。

胯下的马儿打了个响鼻,焦躁地甩着尾巴走了几步,被燕承意及时勒住了。

怎么,华山弟子也会打劫?

他蹙了蹙眉,终究没失了礼数,抚了抚骏马的鬃毛,而后下了马,沉声问道。

“少侠何意?”


江随见他这样儿,也失了兴趣,只道是这阿蛮身为女子,或许不擅打斗。于是挽了个剑花,将剑推入鞘中,再一招手,一队的官兵自草丛中涌出,齐刷刷地排在了他身后。

燕承意:……官匪勾结?

燕承意不知所故地看着这个架势,又一头雾水地见那华山走上前来,竟抬手捏住了他的脸颊。

燕承意:???

他险些没忍住,也要拔剑了。

江随不觉,兀自得意道,“想不到小爷会在这儿堵着你罢?”又捏了捏,“这次的脸还挺真的。”

燕承意这次可算是听明白了,他昨日才在客栈听闻那些汉子谈论此事,今日就应在了他身上。这华山弟子竟然将他错认成了那阿蛮——

他哭笑不得,将江随的爪子提溜下来,另手自身后取下剑匣递到他面前,示意他看看上面的字,又道。

“我不是万圣阁的人。”

江随探头瞅了瞅,剑匣上头是规规矩矩又很有风骨的三个大字。

燕承意?

他上上下下又将那剑匣打量了一通,最后断定道。

“你是假的,江敛明明告诉过我,武当弟子的剑匣都是镶了一排宝石的。”

燕承意一哽,江敛是门中师兄不假,却也是出了名的黑心肝,说出来的话向来得掰开揉碎了听。况且这话拿去骗三岁小儿也罢,这华山弟子竟还信了?

如今他既是铁了心来认自己是贼,自己也是别无他法,只好和他们走一趟,以证清白。

他冷飕飕地瞥了江随一眼,转身随官兵走了——他这模样实在是太过坦荡,倒让江随心里犯起了嘀咕。

不会抓错人了罢……?应是不会,这几日经过的商队扒拉手指头都数得分明,况且他是这几日唯一一个武当道长。

他犹疑地望了一会儿那人的背影,将剑柄握了又握,还是准备跟上去看看,却忽然被喊住了。

“少侠,俺们这镖可是那位道长押送的,现今他走了……”

“前面山匪多得很,少侠可否送我们一程?”

江随脚步一顿,也觉着自己此番对这商队着实是不大厚道,索性上了那阿蛮方才骑的骏马,准备好人做到底,再送他们一路。反正英老前辈这几日在严州城坐镇,左右也不会出什么太大的岔子。

这马的性子倒是烈,扭来扭去没能把江随甩下去,干脆哼哧哼哧地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江随唰啦拔剑出鞘,马迅速地抬蹄子小跑着跟上了前头的车队。

……还挺机灵的。江随忍俊不禁地收了剑,又信手撸了撸它的鬃毛。

也不知这车里头是什么,果真拦路的山匪多得很,一个时辰的路硬是给他们消磨了小半日。

好在江随也算是这届华山弟子中的佼佼者,一个人应付得来,几番下来,他倒是和车队中的汉子们混熟了。

正是晌午,薛家庄的大门遥遥在望,汉子们到底是没忍住,七嘴八舌一通问了出来。

“少侠好身手啊!”

“是啊,少侠,你这功夫和燕道长一般俊!”

“哎,说起道长,俺看少侠你也是爽快人,能不能给兄弟几个透露一下,燕道长到底咋的了?”

“是啊,我看燕道长不像坏人啊!”

江随倒也不瞒着,坦然道,“我是天道盟的人,听闻近日万圣阁七鬼之一阿蛮正在江南出没,还会打扮成个武当道长的模样逃出严州城,于是在那儿守着了。”

“咦?可是燕道长是前几日才随俺们从金陵一道来的啊?”

……???

江随一愣,心中那点儿不妙的预感成了真。他在庄门处停了马,还没想明白个所以然,又被前来迎接的薛家庄的管家补了一刀。

“多谢少侠!不过少侠,我记得那边儿传信,说押镖的是的一位武当道长,怎么不见他?”

江随僵在了原地。

——鹅考里凉,真抓错了。

tbcccccc.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