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桃梨一杯酒.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武暗]掷千钟.1.

我流武暗,甜滴。
人前正经耍帅巨要面子人后老妈子叨叨叨的戏精道长x脾气暴躁不服就打只认银子的穷鬼暗香。
顾寻之x陆遇。



陆遇是申时到金陵的。①

他随意找了一家酒肆歇息片刻,草草解决了饥饱问题,便轻车熟路地朝雁来客栈赶去。

陆遇是一个贫穷的暗香弟子——倒不是说少了什么吃穿用度,他平素几天接一单生意的速度也足以令人望尘莫及。可他仍旧一文钱恨不得掰成六瓣花,活得像个穷鬼。

掌管江湖红榜白榜接取任务的小伙计早已与他相熟,一见了他就笑嘻嘻地伸出一双白净的小手来,盯着他瞅。

陆遇无奈,他自在师门时就对这些小崽子毫无办法,打不得凶不得,只好花糖消灾。他自身后的包袱中摸出了几块江南带回来的糖酥放在小孩儿的掌心里,还不忘关照一声。

“少吃。”

小伙计自幼在此,见过形形色色的人自然是不少,陆遇是唯一一个几天就来报道一次,还会把他当做小孩子专程带糖的人。是以他只觉陆遇是个面冷心热的大哥哥——至少于他而言是这样。他旋身过去,在一堆如山高的卷轴里翻翻找找,抽出来一卷递给陆遇,道。

“早晓得你要来,帮你留了这个单子,离得近,价钱高。”

陆遇不甚在意地接过卷轴,扫了几眼,微一颔首。

“这老头儿现在在玲珑坊,估摸着明早才走。”小伙计又想起来了什么,叫道,“对了,还有一个单子,也是天级的,遇哥,你猜多少银两?”

陆遇瞥他一眼,转身准备离开——和他又没关系,他手里已经有一个了。

“回来!”小伙计一急,扯住了他的袖子,又飞快地撒手,比划了一个数字给陆遇看,“五万!五万两!”

陆遇顿了脚步,挑了挑眉。

小伙计又道,“也是在玲珑坊。这桩单子奇怪得很,咱们平时不都是先揭榜,再去办事儿嘛,这单主却是不给揭榜,只要求提头来揭,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也就是说,谁都能接。不过这样儿的方法客栈以前实行过,后来几个杀手打了起来,一个都没讨着好……所以这单子被掌柜的扣下了。”他歇了口气儿,续道,“可是人家的价钱出的太多了,估摸着明儿个早上还是要贴出来,我提前给你走个信儿,说不定你可以顺路一起搞定。”

陆遇撩起眼皮扫了一眼那“五万两”的相貌,一点头,走了。



顾寻之悠哉悠哉地溜达进了蔡居诚房中。

他明儿启程去中原,今天有点闲,正好听说他这个二师兄在点香阁,顺路晃悠了过来。

蔡居诚抬眼瞟了他一眼,没作声,他向来不怎么待见这群同门,顾寻之尤甚——别人是不待见,顾寻之是真的烦。他一张嘴就可以叨叨出一堆废话,战斗力堪比朴师叔。

不过到了如今这个地步,还像以前一样毫无芥蒂地和他叨叨的,也只剩下个顾寻之了。

顾寻之自小是被这几个师兄带大的,自然看得出蔡居诚脸色不太美妙,估摸着下一秒就要跳起来让他滚了,于是先发制人地叨叨道。②

“二师兄啊,你下山这么久也没个消息,别人就算了,好歹和我通个信儿啊。说起来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被骗来的?”

蔡居诚:……果然不该留他。

“我就说万圣阁那群人都靠不住吧,你一直呆在这儿也不是个办法,要不我先赎你出去……嗯,武当是回不去了,你上次留下那么大的烂摊子,掌门都想用拂尘抽你了。我正好去中原,一起?”

他这个师弟轻飘飘的几句话就将那称得上是谋反的罪过给兜成了小事儿,是在宽慰他。况且顾寻之是天道盟的人,与万圣阁的关系可想而知——蔡居诚不是不通透的人,他知道他要是敢答应,顾寻之就真的敢背着通敌的名头带他去中原。③

于是他故作不耐地摆了摆手,烦道,“有完没完?给钱……”

“给了,师兄。”顾寻之抢道,“我是说真的,你在这里待着不是个事儿……”

“我是说,给钱了我也不留你过夜,快滚。”

顾寻之:……

顾寻之叹了口气,自怀中摸出一包糕点,又掏出了几根被包得仔细的糖葫芦放在桌子上,推到了蔡居诚面前。然后他凹了个玉树临风的造型,潇洒地滚了出来。

他本欲出了玲珑坊,回长乐巷那边儿的客栈过夜,甫一踏上长廊却听到楼上有人有人高呼。④

“杀人啦——!”

他脚步一顿,偏头准备上去瞧个热闹,正看到有个暗香弟子从楼上翻身而下,一跃而来,手里的弯刀还在滴血。

陆遇找了一圈儿都没见着那个“五万两”的踪影,只道是人已经走了,只好认命地先去杀了那个满身横肉的老头儿,不曾想跳出栏杆准备跑路的时候却迎面撞上了人。

他二话不说,弯刀一转,一套三分明月就流利地刺了出去,直奔顾寻之的要害。

顾寻之不太懂目前这个是什么状况,只好飞快地旋身一躲,白靴在地上轻飘飘地点了一下,掠出了几步远,又推剑出鞘,抬手摆了个扫六合的架势,温声道。

“小兄弟,刀剑无眼,还请注意。”

他这意思很明确了,他不打算挡他的路,他要逃跑就赶紧跑,要是想和他打一架他也奉陪。

陆遇没打算和死人废话,再欲出手,却倏地听到身后有响动袭来,他心道不妙,旋身本想使个飞星逐月撤走,又怕伤到路人,只好险险收了刀。

而后他双腿蓦地一沉,他僵了一僵,再震惊地垂眼看去——一个有他三个宽的老鸨正抱在他的腿上,嘴上还叫着,“你杀了人我不管,打碎了花瓶要赔!”

陆遇:……



tbccccc.

①:古代将一昼夜分为十二时辰,每一时辰相当于现代的两个小时,并根据中国十二生肖中的动物的出没时间来命名各个时辰。即:子时23~1点,丑时1~3点,寅时3~5点,卯时5~7点,辰时7~9点,巳时9~11点,午时11~13点,未时13~15点,申时15~17点,酉时17~19点,戌时19~21点,亥时21~23点。

②:私设,顾寻之和江敛都是晚了居字辈两三年入门儿的。

③:对蔡居诚的性格思考了很久,个人觉得他怎么说也是非常有天赋的武当二师兄,这么聪慧通透的孩子肯定是是非分明的,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心里门儿清。只是是非分明不代表他不会做错,有些事情他明知道是错的,也许不会成功,也许会有很严重的后果,可他还是要做。

黑化的时期大概是从刺杀邱居新到金顶事件吧,这个阶段的他好像有点冲动,且更加不计后果。

之后下山被拐进点香阁了,根据他给少侠的信可以确定他这个时候其实是有些想明白了的……大概。再根据前一阵儿活动中他说的“糖葫芦”,感觉他对他认定的人都会很在意的,比如他师父……。
bb了很多,说不定还都是错的,其实只是想说这里私设蔡居诚和顾寻之的关系很好……但是我是真的觉得蔡居诚很可爱!不是想给他洗白,做错的事情无可挽回,只是我觉得会在衣服上绣小猫,喜欢吃黑芝麻馅儿汤圆的人内心一定也是柔软的。

④:根据楚留香手游的地图,中原在江南的西南方,觉得去中原的时候会经过长乐巷和夫子庙,故私设长乐巷有客栈。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