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桃四季春.

向苹果橘子香蕉学习,做更好的桃子。

[武暗]掷千钟.2.

又名《柔情武当爱上我之酷哥杀手贴身宠》
人前正经耍帅巨要面子人后老妈子叨叨叨的戏精道长x脾气暴躁不服就打只认银子的穷鬼暗香。
顾寻之x陆遇。


顾寻之原本对这个莫名其妙就出杀手的暗香弟子无甚好感,直到他看着陆遇那个迅疾的、险些伤到自己的收刀姿势,才觉自己可能是错怪他了。

人在危急关头的动作,总是下意识的。

——陆遇现在烦躁得很,又不好打女人,况且的确是他杀人的时候,那老头儿的尸体压碎了一个花瓶在先,只好尴尬道。

“放开我。”

梁妈妈自然不放,抱着他双腿的两条粗壮的胳膊又紧了紧。

“放开我,我杀了他再给你钱。”陆遇杀人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这么倒霉,于是看向顾寻之的眼神更加凶狠。

顾寻之:……?

他这才反应过来,这暗香弟子还真是专门来杀他的。他闲闲地抱着胳膊看了半天,又探手整理了自己的袖子,才优雅问道。

“多少?”

陆遇没明白这人在说什么,梁妈妈却明白得很,娇笑道,“哎呀,那是上好的瓷儿,一共一百五十两!”

顾寻之懒洋洋地应了一声,随意摸了几两金子扔了过去。①

“剩下的替里头那位蔡师兄还债。”他溜溜达达地踱去了陆遇身边儿,“走了。”

陆遇不是很懂他这是什么套路,但他向来没有“拿人手短”这个概念,也没打算承他这个人情,于是一声不吭地反手又是一刀砍了出去。

顾寻之是真的惊了,他身形一晃,迅速地抬手召剑,一个扫六合使了出来,正堪堪接下陆遇这一刀,“欠钱欠人情,还杀我?”

“杀了你就有钱还了。”陆遇手下力度不减,一个如影随形跟到了顾寻之身侧,刀锋一转,又划了个星飞云散出来。

“那咱们上去打。”顾寻之被他这莫名其妙的一出搞得也是心头火起,咬牙道,“一会儿又要赔钱了。”

陆遇丝毫没听出来他话里话外的刺,一点头,纵身而起,率先跳上了房顶。


此时方才入夜,正是玲珑坊最热闹的时段儿。阁楼庭院中的灯依序亮起,给窗外的小树打上了一层朦朦胧胧的光晕,有许多袅袅娜娜的身影映在纸窗上,又很快地走开。花魁方莹正在院中的高台上随歌而舞,有人不断叫好,有人嬉闹起哄,好不热闹。

陆遇和顾寻之各自立在房檐一角,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顾寻之挽了挽剑,遗憾道,“贫道不大乐意和人打架,这位少侠,不若您先给我个杀我的理由?若是顾某做了甚么恶事,定亲自奉上这颗脑袋。”

陆遇不动声色地抬了抬刀尖,应道,“没有理由。”

“那就只好打了,”顾寻之道,“毕竟,我不太想不明不白地死——请赐教。”

房顶不大,二人的轻功也是出神入化,除却兵刃相接的细微的碰撞声,竟再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转瞬间已无声无息地过了三十几招,丝毫未惊动旁人。

陆遇拔身而起,一招荼蘼乱舞正冲着顾寻之的颈侧刺去,顾寻之脚下一滑,侧出了几寸之远方才险险躲过,掌中剑锋随之一偏,剑尖正遥遥指向陆遇的喉咙。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谁也不想不明不白地死去,所以他们只能让别人死。

所以顾寻之在确认陆遇的确是在下杀手的情况下,毫不迟疑地就使了全力——只是可惜了,他叹道,这小杀手看着年纪轻轻,一身功夫却俊俏得很,偶尔心肠也不错,可惜了这个好苗子。

陆遇也未曾想到这次的目标会是这么棘手,不愧是值五万两。他很明确地意识到自己打不过他,于是垂了垂眼,微不可见地向房檐那边儿踏出半步。

如果下一招他还是杀不了这个武当弟子,他就会跳下去,跳进玲珑坊和雁来客栈中隔着的那条护城河里。

也许他会摔伤了腿儿,或者会被早春尚且刺骨的冰水给呛出个风寒,但是这都不要紧。只要活着,就一切好说。

他一向在刀尖舔血,他习惯了。

只不过这次,他们的招数都没能落下去。

因为不知从哪里探出一把白扇,巧妙地横在了他们的中间,先是将顾寻之的剑尖推离了陆遇的喉咙,又轻巧地将顾寻之颈侧的刀锋又给打歪了几寸。②

“二位好兴致啊,这一场着实精彩。”

来人正是楚留香。

陆遇一看着楚留香就头疼,这人的朋友遍地走、兄弟多如狗,每次遇上他,好好的生意十有八九都要吹了。偏生陆遇之前被他救过一命,只好每次都忍气吞声地听着楚留香给他长篇大论“杀人不好,万事从善”云云。③

他身在局中、看得明白,再打下去伤的是自己,于是里外里又是欠了楚留香一命。只好沉默着收了刀,乖乖地杵在他楚留香旁边儿。

“我也不想打,是他先动手的。”顾寻之叹了口气,说不上是庆幸没杀了陆遇、还是遗憾没杀了他,只是利落地收了剑。

楚留香巍然不动地摇了摇扇子,又瞟了瞟陆遇。

“他值五万两白银,我不杀他,也会有别人。”陆遇辩解。

“我才值五万两?”顾寻之惊道。

楚留香:……

陆遇:……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拍了拍陆遇的肩膀以示他稍安勿躁,才道。

“我来此地是有要事相商,顾兄,天道盟送去施家庄的信在不在你身上?”

顾寻之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陆遇,不太想说。——这种事情和楚留香讲一讲倒是没什么所谓,但那个暗香弟子保不准儿是哪个势力的人,被听去了可是会出大问题的。

陆遇也觉得自己多待无宜,冲二人作了一揖,旋身欲走,却又被楚留香给拦了下来。

“这个小兄弟我熟得很,不是什么势力的人,顾兄但说无妨。”

顾寻之觉得楚留香有点儿不靠谱,又拗不过他,只好勉勉强强地一点头,道,“是在我这儿,出了什么事儿吗?”

楚留香道,“那就是了,玉剑公主托蓉蓉给你带个信儿,有人盯上你了。”④

顾寻之心想,您这消息来的多及时啊,再晚一会儿,盯上我的人的尸体都凉了。面上又不大好显出来,于是矜持地道,“我也看着了,好像就是楚兄身后那位。”

陆遇闻言,撩起眼皮瞪了顾寻之一眼,仍旧不动如山地站在原地,活像个朝堂外边把门儿的士兵。

“不,他只是一个。”楚留香唰地打开扇子,高深莫测地摇了一摇,“天道盟之中有人反叛了,将你的行程走漏了出去,接下来几日杀你的人会和追你的姑娘一样多的。我来时和蓉蓉商量了一番,正好有个法子对付这事儿。”

“竟然如此?楚兄且讲来一听。”

“我易容成你的模样,与蓉蓉走小路去中原。”楚留香一指陆遇,“你们二人易容成其他模样,从大路去。”

“香帅若有所托,陆遇必不推辞。”陆遇又作一揖,应道。

陆遇是局外人,信得过的话,正是幌子的好人选。况且如此作为,说不准那细作按捺不住,会想方设法地接触他们,好来确认东西到底在哪儿。就算捉不到那人,至少能保证顾寻之能把信平安送到施家庄。

顾寻之想了一想,眼下的确是别无他法了,只好行此计划。他又看了看那个一本正经的暗香弟子,伸出一只手去,笑道。

“顾寻之,多指教啊,少侠。”

陆遇不太愿意掺和这种事儿,只是既然是楚留香所托的,他也只好硬着上了——从这儿到中原,又要浪费他好几天的功夫,一会儿还要再去雁来客栈看看,说不准能接着个顺路的单子。

他也勉为其难地伸出手去,不轻不重地拍了拍顾寻之的手。

“陆遇。”

tbcccc~~~

陆遇丝毫没听出来他话里话外的刺,一点头,纵身而起,率先跳上了房顶。

然后顾寻之施施然地走掉了。

全剧终(什么)。

aaaaa这章写着有点费力,翻来覆去地在百度百科上研究了明代瓷器,又思来想去了半天陆遇到底打碎了什么品种的花瓶,居然要赔这么多钱。后来一想,算了,知识水平实在不够,就当是梁妈妈欺诈客户吧。

后半部分的打戏一共写了三个版本,最后敲定了最有感觉的这个……总体来说,仍然是生硬又干巴巴的啊。还是要多练手,文笔总会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好起来的。……

①:我国古代货币单位很多,各朝不同,特别是秦汉以前。常用却有以下三种单位: 一文制钱(即一枚标准的方孔铜钱)、一两白银 、一两黄金,以上单位虽然各朝各代都不同,但至少唐宋之后相差不大,所以是可以得到比较稳定可信的数据的。但是,各个时期铜钱,白银和黄金之间的兑换比例就像现在的外汇价格一样,是常常变动的,不像1元钱等于100分这样明确。大概比率是这样的:一两黄金=100两白银,一两白银=1000铜板。(古时通常说的1贯钱或1吊钱就是1000个铜板或1000文。)

②:顾寻之比陆遇要大个几岁吧,再加上门派差距,所以真的是打不过……之前也提过了顾寻之已经差不多躲过了陆遇的荼蘼乱舞,所以再打下去死的真的是陆遇了…。香帅这个人看了半天热闹,出手的时候还是很分得清轻重的,小陆遇的喉咙前的剑尖比较捉急,其次才是顾寻之脖子边儿上的刀。………

③:有极大的夸张成分,且楚留香传奇是很久之前看的了,记得香帅好像大概是这么搞过中原一点红的……吗……不记得了。如果不是的话,先留着这个bug,以后有缘再改。

④:玉剑公主,天道盟的首脑(?),和苏蓉蓉有着一言难尽的友好关系。…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