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桃梨一杯酒.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武暗]掷千钟.3.

《震惊!十三亿暗香弟子看过都哭了!陆遇师弟宿醉的原因到底是……》
人前正经耍帅巨要面子人后老妈子叨叨叨的戏精道长x脾气暴躁不服就打只认银子的穷鬼暗香。
顾寻之x陆遇。

三人又在屋顶商议了片刻,定下了明日会面的时辰,相继散去。

楚留香没事儿人一样摇着扇子,跃了下去,不着痕迹地混进了院中的人群中。顾寻之冲陆遇微一颔首,也慢悠悠地整理着袖子,走向了房檐。

顾寻之肯定是不大乐意和陆遇同行的,即使有千般万般的理由,他也不愿意和一个惦记着他的脑袋的人一起——虽说这人有时候一本正经得好玩。顾寻之走到房檐边儿上,又回望了一眼还在原地没动的陆遇。小少侠正将因打斗而有些松松垮垮的围巾摘下,又重新系了上去,一张脸在夜色中有些晦暗不明,却又是十足的好看。他孤零零地站在原地,衣摆和发尾随着夜风飘飘忽忽的,颇有那么几分高处不胜寒的意味。

顾寻之忽然有了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觉得这人真奇怪,又有点儿让人咬牙切齿,又有点儿令人心疼。

说到底,也只是个讨生活的小子啊。

顾寻之那一点儿莫名其妙被人追杀的愤懑,随着陆遇的这么个动作,奇迹般的被他自己那颗老妈子心给悄无声息地化解了。


陆遇没想那么多,围好了围巾,纵身一跃,三两步踏在了玲珑坊过于高耸的围墙上,又几个起落,安稳地停在了河对面的大街上。

他对和顾寻之同行的事也没什么所谓,只是个楚留香交给他的任务,无论他觉得顾寻之怎样,都是要去做的。

不过他对顾寻之的印象还是挺好的。这人身手很好,心肠也不错。至少换做是陆遇本人的话,是绝对不会帮一个对自己有杀心的人赔什么花瓶钱的。他会把那个人的脑袋也送进花瓶里。

这件事放在他要杀顾寻之的时候,他不甚在意,因为顾寻之会被他砍死,无论欠了他什么都可以在他死后一并给烧过去。但现在顾寻之没死,他们还即将同行,这事儿就很值得他回报一番了。

陆遇提步向雁来客栈走去——明日晌午离开金陵,几日怕是都回不来了,只好今晚再揭个榜单,紧急补救一下。

小伙计昏昏欲睡地趴在桌子上,估摸着已经准备去休息了,看着陆遇之后有点吃惊。陆遇虽然接单子接得勤快,可也是两三天一单,一天过来几次还从未有过。于是他揉了揉眼睛,问道,“遇哥,今儿怎么……?”

陆遇一过来,就看着了天级榜单上顾寻之明晃晃的一张大脸,心情有点微妙和复杂,只道原说是天亮之前可能会给贴上来,还真的动作这么快。

“过几天出去,接不了了。”

小伙计会意,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挑了个近一点儿的单子递给了陆遇。他道,“那遇哥快些去罢,我等你回来。”

顾寻之负手溜达回了长乐巷的客栈,看起来丝毫不在意自己被通缉这件事儿。他径自走向小二,包下了客栈所有空余的房间。

晚上睡的时候随便挑个一间,总不容易半夜被哪个杀手摸进屋了罢?

顾寻之为自己的才智狠狠地感动了一把,然后在小二看地主家的傻儿子的眼神中上了楼。他进了原本住着的天字一号房,又披了件斗篷,悄无声息地从窗户里翻了出去。

斗篷遮人遮得严严实实,他向来不大乐意用,因为他觉着君子不必藏头隐面。

……幸好他还没扔。

他敏捷地翻上了屋顶,左右顾盼了一番,往雁来客栈去了。他平素在天道盟做事,有时懒得去找人,就干脆来这儿下个悬赏。他下悬赏下得勤快,这倒是平生第一次被人悬赏,实在有些好奇是哪位英雄好汉对他有如此仇恨。

也没准儿是天道盟那个细作。

他一面走神,一面踏上雁来客栈的房檐,一抬眼猛地对上了红榜上头自己的脸,差点儿吓得掉下去。他稳了稳身形,又慢慢腾腾往那边儿挪了挪。负责接取榜单任务的小伙计正在打瞌睡,正方便他偷偷看个清楚。

榜单上头自然看不出什么线索,顾寻之端详了一会儿,只觉得这悬赏给自己画得十足俊朗,于是十分满意地直起身来准备离开。

他一转头,正好瞥见个熟悉身影。

正是陆遇。

他又蹲了回去,颇有兴致地伸个脑袋看着陆遇站在下面,轻手轻脚地将一堆零零散散的、不知是什么的东西放在桌子上。

小伙计没睡熟,被他惊醒,又打了个哈欠,将东西收了起来,又给陆遇换了银票。他折腾一通,看起来精神了点儿,于是和陆遇说起了话。

顾寻之不动声色地支起了耳朵。

陆遇生怕小伙计因为他不去睡觉,紧赶慢赶地回来了,还险些被那女人院子外头的守卫给发觉了行踪。他实在是十分疲累,双手一撑,干脆坐在了桌子上,罕有地耐着性子一字一句地回答小伙计的问题,声音有些温柔,还有些倦怠。

“遇哥,你这次好快。那个女人和她儿子,都杀了?”

“嗯。”

“……遇哥,你别看我小,我其实都懂的。杀人一事,有的人是追求刺激,有的人是喜好如此,有的人是生活所迫,可是你既不是生活所迫,又不是喜欢杀人,更不可能是追求刺激,你为什么还来得这么勤呢?”

“我是不喜欢杀人,也不是生活所迫,可我缺钱,我只会杀人。”

“你接一个单子,够一般人生活上三四个月了,怎么还会缺钱?”小伙计不信。

陆遇垂着眼,半晌没有说话,最后把沾了血的手在衣摆上擦了又擦,才去摸了摸小伙计的头。

“人活着,未必只是为了自己。”他说,“有些时候,你必须做一些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早点休息,长个儿。”

说罢,他跳下了桌子,走了。

顾寻之靠得近,听了个清清楚楚,只道是这小子一天居然杀了三个人,实在是有点儿狠。可是听到后面,他又觉得陆遇的心其实挺软的。

实在是个矛盾的小家伙。

顾寻之看着陆遇渐渐隐没在黑暗中的身影,无端想起了在玲珑坊的时候,陆遇那个险些伤了自己,也不愿意伤到老鸨的收刀姿势。

他踌躇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陆遇觉得自己自从遇上顾寻之之后,就倒楣了很多。

他忍着怒气从客栈中晃晃悠悠地走了出来,想知道是哪个钱多烧得慌的傻逼把客栈剩余的房间都给包了。

让他逮到,非得揍他一顿。

陆遇无处可去,只好抱着之前要的三坛热酒——现在酒也凉的差不多了——的酒坛子,翻上了客栈的屋顶,权且凑合一夜。

顾寻之跟上来的时候,陆遇已经窝在瓦片上,醉得不省人事了。

他身边儿有三个大小不一的酒坛子,顾寻之刚想笑他,怎么喝酒还换着大小坛子喝。忽的反应过来,陆遇今天杀了三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一个小儿。

和酒坛子的大小对应个正正好好。

tbc……………

大约是两天一更。

……………本人可能不太适合写东西,写得乱七八糟的。可怜鲈鱼这么可爱的孩子被我搞得傻乎乎的……………

今天这章很水,没有注释。

评论(2)

热度(22)